呼市一妇女猝死 家属疑是庸医所致

  10月25日22时许,记者在解放军第253医院见到了死者刘香玲的家人,其家人悲痛地对记者说:“游医刘利红夺去了刘香玲的生命。”随后,死者刘香玲的女儿向记者讲述了她母亲死亡的经过――

  我母亲曾经患上脑梗导致腿脚走路不利索。9月27日上午10时左右,我母亲和我外出散步时遇见一位熟人,这位熟人说她的女儿刘利红是电疗师,能够治好我母亲的腿病。我母亲当天就和刘利红取得了联系,双方约定从9月28日开始治疗,我母亲交纳了540元的治疗费。9月29日,刘利红向我母亲推荐了一种名为“甲壳素胶囊”的药品,这种药每瓶288元,刘利红说服用这种药再配合电疗,我母亲的病一定可以痊愈。第二天,我母亲从刘利红那里购买了两瓶这种药,并且开始服用。在服药和接受电疗多天后,我母亲的脸部、前后胸部出现了剧烈疼痛症状。10月22日,我们向刘利红反映了我母亲出现的症状,刘利红说这是正常情况,让我们不要害怕。10月23日,我母亲的情况仍未好转,刘利红对我们说:“我给我们总部打过电话,总部说这是病情好转的征兆,不用去医院,但是必须坚持服药,否则就前功尽弃了。”10月24日,我母亲再次出现气喘、呕吐、全身疼痛等症状,刘利红却说:“这是好事情,说明病菌全部被赶出来了,这下可以除根儿了。”当天下午,刘利红带来两瓶派奇和葡萄糖给我母亲输液,她说这两种液体专门用于消除我母亲出现的症状。10月25日上午,刘利红给我母亲做了电疗,下午又给我母亲输了液体,刘利红走后,我母亲的前后胸出现了剧痛,我们立即拨通刘利红的电话将事情告诉她,她让我们赶快带人到附近门诊注射强心剂。我们赶到附近的门诊后,医生说没有处方,拒绝为我母亲注射强心剂。16时左右,我们将母亲送往解放军第253医院抢救,但是,在送往医院之前母亲就已经死亡。

  根据刘香玲家人提供的信息,记者对刘利红给刘香玲使用的派奇和“甲壳素胶囊”进行了查询。记者了解到,派奇的学名为注射用阿奇霉素,资料显示,该药品不良反应发生率较低。根据刘香玲家人提供的甲壳素胶囊和外包装,记者看到这种名为“盈甲壳100”的甲壳素胶囊是由山东省潍坊盈德甲壳素有限公司生产,青岛润甲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销售的。在产品说明上,该胶囊被定性为“甲壳素加工食品”。刘香玲服用此药的生产日期是2006年4月20日,保质期为20个月。随后,记者根据此药包装上提供的电话号码与青岛润甲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取得了联系,该公司一位姓朱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公司生产的甲壳素胶囊是一种保健品,并非药品,也没有毒副作用,任何人都能够使用。这位工作人员说,这种药来自韩国。

  10月25日晚上,刘香玲的家人认为刘香玲的死亡与刘利红的非法行医以及她提供的药品有关,于是拨打了110报警。呼市新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民警赶到医院开始调查此事件。在刘香玲家人面前,刘利红向警方承认自己没有行医执照,并且说自己以前只学过一段时间的医术。当天晚上,刘利红便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警方还封存了刘利红家中的所有药物。10月26日上午,法医对刘香玲的尸体进行了解剖,初步确认死因为心脏破裂,具体死亡原因还需要做完病理试验之后才有结果。口文/本报记者 艾文涛 实习记者 王闫才

  《人民的名义》小说结局是怎样的?陈海最后醒过来了吗?大boss即将浮出水面

上一篇:酸藤木_拼音_中药酸藤木的来源、性味归经、功效及主治_医学百科 下一篇:酸藤木_中药材_中医世家


版权归·线上金沙赌城网站|点击进入·所有